英联邦成立气候资金获取中心

来源:http://www.timer-motor.com 作者:科技中心 人气:131 发布时间:2020-03-02
摘要:率先提出此倡议的毛里求斯总理阿内罗德:贾格纳特对媒体记者说,他深信“资金获取中心将为目前各国努力应对气候变化议题提供帮助”。 G20与气候能源治理 英联邦成立气候资金获

率先提出此倡议的毛里求斯总理阿内罗德:贾格纳特对媒体记者说,他深信“资金获取中心将为目前各国努力应对气候变化议题提供帮助”。

G20与气候能源治理

英联邦成立气候资金获取中心

《巴黎协定》新机制体现了世界各国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理念和原则。新机制在激励各国自主贡献和行动,并不断加大力度,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前提下,促进各国统筹协调国内发展目标与全球减排需求,寻求自身发展利益与应对气候威胁的价值平衡。协定中强调气候变化行动、应对和影响与平等获得可持续发展和消除贫困有着内在的关系,突出各国都要走上气候适宜型的低碳经济发展路径,实现发展与降碳的双赢。把应对气候变化的长期目标与保障粮食安全、消除贫困与可持续发展密切结合起来,统筹部署,实现多方共赢的目标。因此,应对气候变化长期减排目标下的低碳经济转型,不应成为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制约,而是应作为难得的发展机遇,更是各国实现自身可持续发展的根本路径。

两年一度的英联邦峰会27日至29日在马耳他举行,聚焦气候变化和打击恐怖主义两大议题。

目前世界存在多个主要的国际性能源组织,这些能源治理机构是基于不同的目的、由不同的利益相关方发起成立的,因而其章程和宗旨各异,其管理手段也具有局限性。当前国际局势错综复杂,面临着多方的利益博弈,加之治理机构碎片化导致的机制性矛盾非常冲突,使全球能源治理进程受到极大阻碍。国际能源治理此时最需要的是统一协调和多边对话,而占全球90%GDP与80%贸易的G20无疑是提供这种协调机制的理想平台。中国快速增长的能源需求使中国成为了全球能源治理构架中日益重要的角色,而中国在海外日益庞大的能源投资和进口也要求中国在国际能源治理中发挥更主动和有领导力的作用。2014年,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能源企业的海外投资累计超过2000亿美元,同时中国也是世界最大的风电与太阳能设备出口国。无论是对化石能源的投资与贸易,还是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中国都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也面临着越来越无法忽视的国际治理挑战。

他说:“为最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欠发达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提供国际资金始终面临困境。英联邦气候资金获取中心为已有和新的紧急适应和减排基金提供了渠道。”

另一方面,中国以煤为主的能源体系也存在大量对化石能源的无效补贴。这些补贴鼓励了不必要的供应和需求,并因此阻碍了能效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国际能源署估算2014年中国对消费端化石能源的补贴约为174亿美元,如果再包括使用化石燃料所带来的外部性成本,这个数字将更高。2009年,G20领导人首次承诺将取消没有效率的化石能源补贴,这一承诺在之后的每一次G20峰会上都得到重申。中国、美国和德国,成为第一批自愿相互进行化石能源补贴评估的二十国集团国家,以此来加速实现取消化石能源补贴的承诺。

电 英联邦成员国领导人11月28日宣布成立英联邦气候资金获取中心,以帮助欠发达国家和最易受影响的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

2.中国是气候变化国际治理体系的积极推动者。

《中国科学报》 (2015-12-01 第2版 国际)

习近平主席出席巴黎气候大会并在开幕式上做重要讲话,提出作为全球治理的一个重要领域,要以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努力为借鉴,探索未来全球治理的新模式,并提出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创造合作共赢、公平正义、共同发展的三个未来。中国积极促进巴黎气候大会成功,正是实践习主席提出的全球治理新理念、深度参与全球治理、体现大国责任担当的成功范例,已经并继续为全球气候治理新机制的形成和发展发挥重要的指导性作用。

英联邦气候资金获取中心将设在毛里求斯,在英联邦成员国范围内提供技术层面的支持。

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中国政府积极推动应对气候变化南南合作,近年来通过向发展中国家低碳节能产品,组织气候变化培训班,加强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2014年9月,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作为习近平主席特使出席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峰会时宣布,中国将大力推进应对气候变化南南合作,从2015年开始在现有基础上把每年的资金支持翻一番,建立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中国已经提供600万美元资金支持联合国秘书长推动应对气候变化南南合作。2011~2015年,中国已安排4.1亿元资金用于支持小岛屿国家、最不发达国家、非洲国家等应对气候变化。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美期间,正式宣布中国政府出资200亿元人民币建立中国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该基金在支持其他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向绿色低碳发展转型,包括增强其使用绿色气候基金资金的能力和气候适应力,严格控制对国内以及国外高污染高排放项目的投资。该基金的建立是中国政府推进气候治理南南合作,向发展水平较为落后的国家和地区提供支持的务实举措。中国正在启动在发展中国家开展10个低碳示范区、100个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项目及1000个应对气候变化培训名额的合作项目,继续推进清洁能源、防灾减灾、生态保护、气候适应型农业、低碳智慧型城市建设等领域的国际合作,并帮助它们提高融资能力。

在英联邦峰会特别会议上,加拿大、英国和澳大利亚等西方发达国家分别承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援助。澳大利亚承诺向英联邦气候资金获取中心出资100万澳元(约合460万元人民币)。

G20作为当今国际上重要的多边对话平台,致力于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同时也必须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中发挥重要的领导作用。这不仅仅是因为气候变化与世界经济和能源的可持续发展密切相关,更是因为分享世界经济发展成果,推动和帮助广大发展中国家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G20必须正视气候变化会给发展中国家未来发展所带来的巨大风险,并采取相应措施减小其影响。

1.中国是国际气候治理新理念的引领者。

气候治理新机制要体现公平和公正原则,这也是《巴黎协定》新机制有效执行的根本保障。《巴黎协定》强调全球各国共同行动要体现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公平原则和各自能力原则,区分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不同的历史责任和现实义务。发达国家除率先减排外,有义务为发展中国家和适应两方面提供资金支助,同时发展中国家也要努力走上低碳经济发展路径。在公平原则指导下,全球气候治理的中国行动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自主贡献和行动的衡量准则,成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加强互惠合作行动的基础,从而保障《巴黎协定》新机制的有效实施。在这一原则下,《巴黎协定》中对减缓、适应、资金、技术、能力建设、透明度、全球盘点等各要素都做了全面平衡的安排。

作为争执最激烈的议题之一,气候变化资金问题一直都是气候变化谈判中最受关注的话题。

在中国成为G20轮值主席国期间,中国可以考虑将G20下的能源与气候治理与下列几个重大的战略目标结合起来推进,包括一带一路发展倡议、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中国制造2025》以及支持发展中国家工业化。在签署了新的《国际能源宪章宣言》后,有研究建议中国可以考虑推动达成跨国能源投资协议,以推动在能源发达地区的能源项目投资,同时提高安全性与透明度。该协议将在很大程度上与中国全力推动的一带一路战略和亚投行相呼应,使中国更好融入和改善世界治理体系。针对能源基础设施的行动计划与G20的核心议题推动全球发展的目标是一致的,因此可以整合成为G20全球治理框架的一部分。另外,中国也可以与其他主要倡议国家一起合作,利用当前低油价的契机,为推动消除取消低效的化石能源补贴制定切实可行的步骤和时间表。

G20为世界主要经济体与不同国际机构之间的对话搭建了非正式的平台,中国可以依托G20开放式的交流对话机制,采取两步走的方式加深对国际能源治理的参与。第一步,继续深化在国际能源治理中的重要议题上与国际机构的交流与合作。近期中国已正式成为国际能源署的联盟国,并由中国人当选了国际能源论坛的新任秘书长,中国与相关国际能源组织的交流合作正在日益深化。第二步,逐步推动G20改革,在G20框架下整合已有的国际能源网络和能源管理机构,使其成为这些网络的中枢,将当前一年一度的领导人峰会、一年一度的能源部长会议、每年三次的能源工作组的运作模式提升为领导人峰会-能源部长会议-能源主管部门与国际机构对话会议-能源工作组会议四级联动多层次能源对话机制,并设立能源对话与治理的常设秘书处以发挥联系、磋商和协调的作用,统筹协调现有的多元治理结构,发挥G20作为全球能源治理指导机构与协调中心的作用。

对发展中国家而言,在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中要同时实现发展和低碳的双重目标,既需要自身发展方式的低碳转型,也需要发达国家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上的支持。在全球气候变化合作进程中,要为其创造一个公平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机遇。所以,《巴黎协定》新机制的实施,就要求各国摒弃零和博弈的狭隘思维,而转向共和博弈的合作共赢。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发布于科技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英联邦成立气候资金获取中心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