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春拍续推任伯年人物画作品

来源:http://www.timer-motor.com 作者:艺术 人气:85 发布时间:2019-05-10
摘要:说明: 1. 上海科教电影制片厂1961年拍摄的电影《任伯年的绘画》收录此画。2. 程十髪旧藏题跋并题签。 程十发旧藏 2013西泠春拍“中国书画近现代名家作品专场”中的一件任伯年《福

说明: 1. 上海科教电影制片厂1961 年拍摄的电影《任伯年的绘画》收录此画。2. 程十髪旧藏题跋并题签。

  程十发旧藏

2013西泠春拍“中国书画近现代名家作品专场”中的一件任伯年《福禄寿三星图》不仅诠释了海派艺术的精髓所在,在作品背后还有一段收藏界鲜为人知的往事,散发出文人间的友谊之光。

  当前正值2013春拍最后一轮——沪杭各大拍卖公司纷纷举槌之际,海派名家力作成为市场热点。于7月12日正式举槌的西泠印社拍卖公司,力推海派领军人物任伯年的作品,其中《》更是形神兼备、故事与绘画性俱佳、独具海派人物画特色的佳作,为我们把握海派绘画特色提供了绝佳标本。

图片 1

  让钟馗“兼职”

熟悉钱镜塘藏品的藏家们一定会对这幅《福禄寿三星图》感觉奇怪:为什么此画没有固定的数青草堂钱家样(素色耿绢挖裱),签条也没有固定的吴湖帆、张石园题签?其实,此画原为仁和高邕(此章当为吴昌硕所刻)、定海刘松父收藏,在文革前夕才辗转至钱镜塘手中,当时还来不及叫严桂荣重新装裱,钱镜塘就遭受到了“文革”冲击。之后,此画也在部分转移藏品之中,幸免于难,因此也就保留了原装裱。值得一提的是,在敬修堂主人八十大寿之时,钱镜塘曾在此画上自题签条,赠送于敬修堂主人作为贺礼。

  《五谷丰登图》还集中体现了任伯年人物画的用线功力:由于年轻时受过西洋素描写生的训练,他人物造型与深入刻画能力较强,又继承与发展了及任熊、任熏的绘画技法,擅长发挥线条本身的造型能力,用方折顿挫的钉头鼠尾描表现人物衣褶,描摹人物身形笔笔紧扣对象的形貌特征。画面上婉转流畅的线条是童子衣衫,刚柔并济的线条是钟馗纱帽,流畅自由的线条是风中灯笼,挺拔冷峭的线条是仙人骨骼,线条的形式美几乎超越了具体形象,甚至具有轻重缓急的节奏。而在设色方面,《五谷丰登图》也是别具一格。画家生活在一个动荡的时代,深知国难当头百姓流离的悲哀,打破了喜庆题材绘画绚烂浓烈的色彩成规,以淡雅清丽与层次丰富取胜:钟馗与小童皆着红色调长衫却略显寡淡,飘摇在风中的灯笼也不是民间传统年画中的红灯彩灯,只有钟馗腰间玉带的朱砂底成为整幅画面中最耀眼的亮色,点出了“五谷丰登”的美好祝福。

任伯年人物、花卉、飞禽、走兽、山水无一不能,其绘画技巧娴熟精确。其中最有成就的自然是人物画。继2011、2012连续两年推出任伯年划时代的人物画作《华祝三多图》与《棕阴纳凉图—吴昌硕小像》之后,今年西泠春拍续推这一主题,呈拍两幅任伯年的人物画力作。其一为文革末年由海上著名收藏家钱镜塘70岁时赠与敬修堂主人的巨幅之作《福禄寿三星图》;其二为程十髪旧藏《五谷丰登图》,此画还出现在1961年上海科教制片厂所拍摄的电影《任伯年的绘画》之中。

  正如徐悲鸿所赞誉的,任伯年不愧为“三百年来第一人”、“仇十洲后中国画家第一人”,因此,其作品“神思潇洒,致有爽气,不能以常格拟之”。这件《五谷丰登图》更是来头不小:此画曾经在1961年上海科教制片厂所拍摄的电影《任伯年的绘画》中现身。当时,海派大师程十发应上海科教制片厂之邀,担任电影《任伯年的绘画》的顾问。这部影片展示了任伯年多幅具有美术史意义、思想高度和代表性的精品,其中就包括这件程十发步鲸楼所藏的《五谷丰登图》。直到今天,当年程先生为此画所题的签条犹在,字体端丽健劲,与任伯年的“传神写照”相得益彰。

任伯年是海派艺术最具代表性的画家、海派书画的领军人物。他用其深厚的绘画功力和其卓越超群的天才悟性,拓展了中国百余年绘画程序的传统规范,还给百余年来的中国画坛带来了巨大影响,树立了崭新的里程碑。

  独特的任氏风格

【古法新意——任伯年《五谷丰登图》】

  此次春拍,西泠拍卖力推的《五谷丰登图》,首先在绘画题材上独具海派特色。作为民间绘画中传统的吉祥题材,“五谷丰登”通常有两种表现形式:有的直接绘黍、稷、稻、麦、豆与果蔬花鸟;有的描绘一手持内盛谷穗的净瓶和一挑灯相随的两童子,谐音“丰登”。但任伯年这幅《五谷丰登图》却有独特的处理:将二童子之一置换为祛除魑魅魍魉的钟馗:只见画面上钟馗须眉舒朗,神色安详,体态魁梧,身形矫健;其身旁的童子头上总角,身量未足,用力挑灯,快步随行。

《五谷丰登图》采用了任伯年表现历史、神话题材时常用的构图方式,集中体现了任伯年人物画的用线功力,达到了笔简、形具、神生的效果。画中的钟馗,虽体格伟岸、形貌奇诡,但目光柔和专注。他看向挑纱灯前行的小童,似含一种鼓励、几许期待、许多思索。在设色方面,《五谷丰登图》也可谓别具一格。画家生活在一个动荡的时代,覆巢之下无完卵,任伯年深知国难当头百姓流离的悲哀。于是,他打破了喜庆题材绘画绚烂浓烈的色彩成规,以淡雅清丽、层次丰富取胜,无笔墨处皆成佳境。钟馗与小童皆着红色调长衫却略显寡淡,麦穗寥寥两支并不丰腴,飘摇在风中的灯笼也不是民间传统年画中的红灯彩灯,只有钟馗腰间玉带的朱砂底成为整幅画面中最耀眼的亮色,与“五谷丰登”的美好祝福遥相呼应,而有心的欣赏者却不免萌生国破山河在的黍离之悲。

  据专家考证,让钟馗跨界“兼职”的独特构思,在任伯年的作品中并非孤例,其笔下的钟馗是多面的、立体的、丰腴的、多情的:既可金刚怒目地挥剑怒斩祸害百姓的恶鬼,又会负手长啸对月焚香吟诗抒怀,还可温情脉脉悲天悯人为社稷百姓祈福消灾。比如其作于 1872 年的《》,主人公即以仰天仗剑、诗书报国的书生形象示人。运用民间故事乃至神话题材创作人物画是海派擅长的特色,而任伯年则开创了其优秀的传统:对民间绘画的借鉴重在取材和精神的领会,而非局限于具体形式的承袭。

“五谷丰登”是中国民间绘画中传统的吉祥题材。常见的主要有两种表现形式:其一,直接绘黍、稷、稻、麦、豆或果蔬,时而点缀以花鸟;其二,绘两童子,一手持净瓶,内盛谷穗,一挑灯相随,谐音“丰登”,以年画最为普遍。任伯年这幅《五谷丰登图》采取了民间艺术的主题,而将二童子之一置换为以祛除魑魅魍魉为己任的钟馗。这种让钟馗“跨界”“兼职”的构思在任伯年的作品中并不孤立,比如作于1872年的《钟馗图》,主人公即以仰天仗剑、诗书报国的书生形象示人。可以说,任伯年对于民间绘画的借鉴主要在取材和精神的领会,并不局限于具体形式的承袭。当然,他也并不刻意求变,而是根据鸦片战争后国运风雨飘摇的时代特点自然而然地演变。

  更绝的是任伯年在表现历史与神话题材时常用的构图方式,他常用一高一矮、一老一少的搭配,使画面构图稳定,虽无背景却显得错落有致,极具装饰效果;也使画面充满人间温情与朴实趣味,吉祥的意味隽永深长;尤其在众多钟馗图中,更形成一丑一妍、一刚一柔的对比。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西泠春拍续推任伯年人物画作品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