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沉船水下考古调查结果:确认北洋舰队致远

来源:http://www.timer-motor.com 作者:艺术 人气:121 发布时间:2019-05-11
摘要:挖掘意义:激发思考 警醒国人 北洋舰队致远舰 周春水说,经过近两个月的水下考古调查,考古人员目前已经打捞出水的沉船相关文物种类有60余种,数量有100多件,一件保存较完好的

   挖掘意义:激发思考 警醒国人

图片 1 北洋舰队致远舰

  周春水说,经过近两个月的水下考古调查,考古人员目前已经打捞出水的沉船相关文物种类有60余种,数量有100多件,一件保存较完好的方形舷窗也打捞上岸,玻璃呈现龟裂状态,为高温下突然遇水造成,还原了当时海战的激烈。

  黄海决战,致远舰沉没后,朝野震惊。光绪帝曾为邓世昌书挽联:“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但是,致远舰究竟是怎样沉没的,至今还是一个谜。广为流传的说法是中鱼雷沉没,即战中邓世昌率舰向日舰吉野撞去,但致远被鱼雷打中沉没。但是“致远”沉没时与日舰的距离尚未进入鱼雷的有效射程,否则“致远”舰也极有可能早已向日舰发起了鱼雷攻击。

  二是对战争的态度,日本早就做好了战争准备,中方则一直在拖延,失去了先机。在战争中,清廷始终寄希望于各国调停,而日本则是举国一战。

  “丹东一号”究竟是不是“致远”舰?考古发现的机枪炮能否解开沉船之谜?随着“丹东一号”水下考古重点调查正式启动,沉船的真实身份成为关注焦点。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清史研究所副教授曹雯昨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甲午海战为什么最终会败给了日本?曹雯认为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瓷盘碎片出水 铁证锁定致远舰

  三是两国的军制不同。甲午海战之时,日本的军制已经是现代化的了,与欧洲一致,总司令可以随意调遣国内的属下军备,但清朝做不到,清朝的地方官员只负责本地域,中央有协调权,但清末时中央的调配权下降,已经指挥不动。曹雯认为:“甲午海战实际上是北洋舰队对抗日本全国,当时清朝还有南洋舰队、福建舰队、广东舰队,但这三支舰队除了北洋舰队都按兵不动,当时北洋舰队向总理衙门申请调配,但清末政府调配权下降,甲午海战始终只有北洋舰队独立支撑。”

  恰巧,在之前的水下考古中,还发现了一个直径2米的锅炉盖,而且这个盖子是在离舰体30米的地方发现的。陈悦说,对于致远的沉没真正原因,恰恰需要通过发掘需要通过佐证。

  方形舷窗玻璃呈现龟裂状态 为高温下突然遇水造成 还原了当时海战的激烈

  萨苏说,如果要判定这艘沉舰的属性,大体需要三个方面的资料,第一是摸清这艘沉舰的结构,长宽高是多少,可大致推测是哪一艘舰;第二,出水带有文字的标识物;第三,出水特定的东西,比如是超勇或者致远舰上独有的东西。参与该项考古工作的专家表示,从目前证据看,已基本可确定这艘沉船就是致远舰。

   “甲午海战是北洋舰队对抗全日本”

  待解谜团

  甲午战争期间,1894年9月17日,中日海军主力在黄海北部(今辽宁丹东附近海域)爆发海战。此役北洋水师损失5艘战舰,其中“致远”“经远”“超勇”和“扬威”舰沉没在交战海区。此战中,邓世昌任管带的“致远”舰为掩护旗舰“定远”,毅然冲向日军舰队,被鱼雷击中沉入海底,全舰官兵除7人获救外,全部壮烈殉国。

  萨苏并不认同这种说法,不过陈悦还提出了另一种解释:即当时有一种打捞沉船的方式就是先倾倒石方,然后凭借石方的重力再把沉船浮上来。因此这些石方有可能是日方打捞沉舰时用的,但是后来因故打捞计划取消石方则全部倾倒在船上。

  一是“知己知彼”上,日方强于我们太多。

  2014年,国家考古人员在丹东黄海海域发现一艘体量在1600吨左右的沉船。121年前,北洋舰队有四艘战舰沉没在甲午海战交战区,它们是致远、经远、超勇和扬威舰。

图片 2   2015年10月4日,“丹东一号”再次出水一批水下文物 这是本次打捞出水的“致远舰”舷窗。  新华社发

  自今年“丹东一号”沉舰水下考古工作展开以来,考古人员除了在水下对船体周围进行抽取泥沙工作外,还同时从泥沙中打捞出大量与该沉船相关的文物,数量目前已达上百件,这些文物的出水也为对“丹东一号”的进一步考古研究提供了重要依据。

  2013年辽宁丹东港启动新港建设规划,在普查相关水下文物的过程中,发现了一艘沉没的铁甲舰,怀疑是甲午海战沉没战舰,2014年8月,国家文物局开始对这个铁甲舰展开水下考古,同时,将沉舰命名为“丹东一号”。2014年年底,一门致远舰特有的格林机关炮出水,将沉船身份指向致远舰,今年8月,考古人员又发现一枚鱼雷引信,为致远舰特有的武器装备,进一步佐证沉船身份为致远舰,今年9月一个写有“致远”二字的瓷盘碎片被打捞出水。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清史研究所副教授曹雯认为,此次打捞致远号,让国人看了这些实物回忆起甲午时期惨痛的经历,会激发国人的思考,让国人警醒。

  邓世昌,原名永昌,字正卿,广东广府人,清末海军杰出爱国将领,致远号巡洋舰管带,他曾说:“人谁不死,但愿死得其所尔。”

  据新华社电 (记者赵洪南、徐扬)在黄海北部海底发现的甲午海战沉船致远舰中,舷窗、炮弹等一些重要文物于近日陆续重见天日,再现百年前致远舰的英勇悲壮。

图片 3   据央视新闻报道,国家考古人员去年在丹东黄海海域发现的疑似中日甲午海战沉没战舰被确认为清朝北洋舰队的“致远”舰。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丹东一号”沉船发掘领队周春水告诉记者,5日,考古人员提取出水了一枚152毫米副炮炮弹,结合之前的发现,致远舰的武器配备已经完整展现。

  2014年8月至10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与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再次启动对“丹东一号”沉船的水下考古调查工作。运用科技手段,推测出沉舰体量约为1500吨左右,埋深3米左右。铁质残片所用的铁(钢)板材料为炒钢。通过大量的抽沙与测绘,已陆续确认沉舰两侧弦边、艉部、桅杆及部分沉船遗物。在沉船现场还陆续发现钢炮(主炮)、子弹、炮弹、10管格林机关炮(即加特林多管机关炮——观察者网注)等。

  最终,致远舰在东经123度34分,北纬39度32分的黄海海面上沉没。全舰二百余名官兵除七名遇救外,其余全部壮烈殉国。这一天是农历八月十八日,邓世昌的45岁生日。光绪皇帝亲笔手书挽联:“此日漫挥天下泪 有公足壮海军威”,并破例赐予邓世昌“壮节”谥号。

  水下测绘图显示,舰体绝大部分深埋于沙下,探明长度从桅杆至艉部约50米,宽约9米至10米,船体外壳为铁板构造。铁板以铆钉连接,两侧舷边多因崩塌而平摊沙层中。船体外轮廓形态尚可,但船舱受战火及其他因素影响受损较大。抽沙后,填土中多见碎木板、弯曲移位的铁板,并有多处火烧迹象,这些均与史料吻合。

  萨苏说,当时专家根据打捞起的舰舷钢板尺寸,初步推论,比较接近英国船厂使用的板材。同时,经国家水下考古中心技术鉴定,各项指标都与北洋水师时代舰只特征吻合。

  “超勇”舰是一艘古老的撞击巡洋舰,1880年4月由英国阿姆斯特郎公司承建,1881年11月入列北洋水师。主要武器就包括11mm10管格林机关炮、37mm单管哈乞开斯炮。该舰到甲午海战时,已属超龄老舰,航速迟缓,舰体钢材单薄几乎无防卫能力。1894年的中日黄海海战中,“超勇”舰敌不过日本的4艘主力舰,中弹甚多,特别是一弹击穿舱内,引发大火,最终被烈火焚没。水下照片显示,“丹东一号”打捞上来残骸中有扭曲的钢梁、明显烧焦变黑的木头,这些都在证明当年海战的惨烈与悲壮。

  除此之外,如道光通宝、嘉庆通宝等钱币也陆续在泥沙中被提取。周春水领队介绍,虽然今年以来出水的文物有一百余件,但是考古工作还没有正式进入文物大规模提取阶段,出水文物都是在抽沙过程中从泥沙中剥离出来的,并且为了保护沉船船体结构,考古队并未对散落在海水中的大块船体甲片进行捞取,这些需要等到将来船体打捞工作计划出台后,再着手进行。

图片 4 致远舰管带邓世昌

  大东沟海战共持续5个多小时,北洋舰队 “致远”、“经远”、“超勇”、“扬威”都沉没在交战海域,四艘战舰的指挥官邓世昌、林永升、黄建勋、林履中及七百余官兵为国捐躯。

  在这次水下考古发掘的文物中,除了武器弹药,也不乏船员个人物品,所以领队周春水在水下采集到这组瓷器碎片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同。

  观察者网早前报道:

  就在距离“吉野”还有一公里处,致远舰突然发生大爆炸。管带邓世昌落水,却拒不接受救援,他的爱犬太阳本来已经被救起,看到主人还在海中,又跳下去游向邓世昌,最后邓世昌抱着自己的爱犬一起沉没海面。

  1894年,中国黄海海域爆发了中日甲午大海战,这是世界上第一次蒸汽动力战舰的大规模战役,其规模之大、战斗之激烈,时间之久,在世界海战史上罕见。9月17日,清北洋舰队在大东沟附近遭遇日本联合舰队,战斗由北洋水师旗舰定远舰首先打响。虽然在战斗中重创了日本比叡、赤城、西京丸号,但是很快北洋舰队中扬威、超勇二舰中弹,全舰起火。

图片 5   据央视新闻报道,国家考古人员去年在丹东黄海海域发现的疑似中日甲午海战沉没战舰被确认为清朝北洋舰队的“致远”舰。

  说法一:10管格林机关炮“致远”舰独有。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黄海沉船水下考古调查结果:确认北洋舰队致远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