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上海影像展:中国市场不成熟但更有热情

来源:http://www.timer-motor.com 作者:艺术 人气:111 发布时间:2019-05-11
摘要:本报记者 孙伶 来自20多个不同国家的专业藏家穿梭于各个展区积极询价;500余幅横贯摄影大师与新锐艺术名家的藏品——从9月10日的VIP预展起,第二届上海影像展(2015Photo Shanghai)的热

图片 1

图片 2

  本报记者 孙伶

来自20多个不同国家的专业藏家穿梭于各个展区积极询价;500余幅横贯摄影大师与新锐艺术名家的藏品——从9月10日的VIP预展起,第二届上海影像展(2015 Photo Shanghai)的热潮一直轰轰烈烈持续了四天,直到谢幕仍然余温未散。

  来自20多个不同国家的专业藏家穿梭于各个展区积极询价;500余幅横贯摄影大师与新锐艺术名家的藏品——从9月10日的VIP预展起,第二届上海影像展(2015 Photo Shanghai)的热潮一直轰轰烈烈持续了四天,直到谢幕仍然余温未散。

  第二届上海影像展汇聚了全球近50家重要画廊。“首次来到展会的Yoram Roth的三幅新作在开幕夜即售出,图录里的另三幅作品也被收藏。”CAMERA WORK画廊的Benjamin J?ger说。而纽约Staley-Wise画廊的George Kocis则表示:“我们在此售出了相当数量的作品,包括两幅Ormond Gigli经典的《窗中女孩》。”在博览会现场,德玉堂展出的Candida H?fer作品《Benrather Schloss,Dusseldorf IV,2011》也以 58000 欧元售出。而Annie Leibovitz的作品《Kate Moss肖像》最后以48000美元成交。

  第二届上海影像展汇聚了全球近50家重要画廊。“首次来到展会的Yoram Roth的三幅新作在开幕夜即售出,图录里的另三幅作品也被收藏。”CAMERA WORK画廊的Benjamin J?ger说。而纽约Staley-Wise画廊的George Kocis则表示:“我们在此售出了相当数量的作品,包括两幅Ormond Gigli经典的《窗中女孩》。”在博览会现场,德玉堂展出的Candida H?fer作品《Benrather Schloss,Dusseldorf IV,2011》也以 58000 欧元售出。而Annie Leibovitz的作品《Kate Moss肖像》最后以48000美元成交。

  世界摄影组织CEO Scott Gray先生说:“从2014年首届展会到今年的第二届,观众的知识愈加丰富,收藏群体日益壮大,中国的摄影市场已渐成熟。”而在摄影艺术家Eric Valli看来:“中国摄影市场进步迅猛,尽管西方摄影市场更成熟,但中国市场成长更快。”

  世界摄影组织CEO Scott Gray先生说:“从2014年首届展会到今年的第二届,观众的知识愈加丰富,收藏群体日益壮大,中国的摄影市场已渐成熟。”而在摄影艺术家Eric Valli看来:“中国摄影市场进步迅猛,尽管西方摄影市场更成熟,但中国市场成长更快。”

  难以厘清的版权乱象

  难以厘清的版权乱象

  尽管如此,快速发展的中国摄影艺术市场背后仍然存在着版权、版数、价值定位以及中国市场和国际市场的差距仍然需要正视。内地艺术品市场上的摄影作品,主要为历史照片、纪实摄影和观念摄影三个门类。而无论是在纪实摄影还是更为当代的观念摄影方面,版数混乱都是让藏家颇为头疼的现象。

  尽管如此,快速发展的中国摄影艺术市场背后仍然存在着版权、版数、价值定位以及中国市场和国际市场的差距仍然需要正视。内地艺术品市场上的摄影作品,主要 为历史照片、纪实摄影和观念摄影三个门类。而无论是在纪实摄影还是更为当代的观念摄影方面,版数混乱都是让藏家颇为头疼的现象。

  佳士得摄影部专家Matthieu Humery对本报记者表示:“藏家在购买一张摄影作品时,买到的是作品实体,而版权仍属于艺术家。藏家并不拥有这个作品的版权。”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主管林家如此前在接受雅昌网采访时也指出:“国内艺术家作品的版数问题是这个门类市场中的一个重要问题。重复的影像不断重复地被消费。藏家希望在每一次拍卖中看到不同的作品,而艺术家的热卖系列却总是被复制。如果艺术家不转变观念,合理控制版数,就无法从源头上改变这个现象。”

  佳士得摄影部专家Matthieu Humery对本报记者表示:“藏家在购买一张摄影作品时,买到的是作品实体,而版权仍属于艺术家。藏家并不拥有这个作品的版权。”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主 管林家如此前在接受雅昌网采访时也指出:“国内艺术家作品的版数问题是这个门类市场中的一个重要问题。重复的影像不断重复地被消费。藏家希望在每一次拍卖 中看到不同的作品,而艺术家的热卖系列却总是被复制。如果艺术家不转变观念,合理控制版数,就无法从源头上改变这个现象。”

  此外,当一位艺术家选择同时与多个画廊合作,或是其代理画廊与其他画廊合作时,艺术家与画廊之间关于具体作品的代理权未厘清的情况下,也容易导致作品版权混乱和作品被复制的混乱现象。然而Matthieu Humery同时也表明:“版权问题并不是中国特有的现象,而是全世界共同面临的难题,虽然难以杜绝,但可以依靠法律制度的完善和市场的监督得到改善。”

  此外,当 一位艺术家选择同时与多个画廊合作,或是其代理画廊与其他画廊合作时,艺术家与画廊之间关于具体作品的代理权未厘清的情况下,也容易导致作品版权混乱和作 品被复制的混乱现象。然而Matthieu Humery同时也表明:“版权问题并不是中国特有的现象,而是全世界共同面临的难题,虽然难以杜绝,但可以依靠法律制度的完善和市场的监督得到改善。”

  “对于照片这种可复制的艺术作品来说,艺术家控制数量和保证质量显得尤为重要。” 法国艺术家Eric Valli,“家住长江”系列的创作者对记者说,“除开和艺术家朋友之间的往来赠送,我的每件作品只会正式做12版,不同的照片运用不同的专业技术印刷,以保证照片留存时间,最后签名认证。而一个优秀的画廊也应该帮助艺术家更好地为作品确定版数,以及为作品制定合适的价格。”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2015上海影像展:中国市场不成熟但更有热情

关键词:

最火资讯